筲溪黎筝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
低级趣味,为人无聊,统称绅士。
金发碧眼控晚期患者。Geek。
立场暧昧,玩世不恭。考据癖。
实证主义者。俗人。
追光者。漫长寒夜的守望者。
我做自己想做的。
cp@折花入酒
致一个消逝的时代。

-----
qq2278820890,迎扩。

思想越深入,认知越浅显。大脑越驳杂,眼睛越模糊。
呼吸越累,活着越难。

2018-12-02

我羡慕他们。
他们有愿望,而且有能力去实现它们。他们可以跋山涉水只为看阿里山的日出,可以历尽千难万险只为抵达雅鲁藏布江的源头。他们可以横贯罗布泊野渡亚马逊,可以清晨五点看富士山也可以晚上十点在柏林打街机。
他们可以为了摄影而探访极光,可以为了信念而巡礼废墟。他们可以坐在同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干,只是听风低吟浅唱。他们可以在国道上开最大马力飞驰,他们可以不戴头盔骑机车,他们可以最大音量听重金属。
他们可以随便的把碗摔得粉粉碎,只要他们愿意。
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困守在三叠半的房间里,仰着头看被黄色的雾霾蒙住的星星。

2018-12-02

【占tag】一点想法

为什么叶皓这个cp明明是两人之间的事,打上叶修tag就会被骂?
为什么明明是cp文,tag十之八九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这就像叶蓝cp只打许博远tag一样滑稽可笑。
从之前到现在,很多自认秉承正义的“叶粉”或者“中立人士”不断来到这里进行“充满正义的”攻击。但据我所见,刘皓或叶皓圈的人并没有主动骚扰他们,正相反:
连叶修tag都不敢主动打上,最新五篇叶皓没有一个打叶修tag的。
因此,我有足够的理由判断,这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挑拨离间。他们自称代表“叶粉”,做着不分青红皂白抹黑辱骂角色的行为,并将自己对角色的无端不满强加至该角色的粉丝群体上。在嘲笑粉丝捧一踩一的同时自己进行着更激烈的捧一踩一。
这种自相矛盾且...

2018-11-25

我只要一写参赛作品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就觉得写的垃圾,写同人文倒是如鱼得水。之前一直不明白缘由,现在想来大抵是不自由吧。

2018-11-21

有些人见到白臂膊就想到裸体。而鲁迅先生的预言到现在依旧一一灵验。

2018-11-21

不写先婚后爱,不写破镜重圆,不写喜新厌旧,不写见异思迁。没有第三者旁敲侧击,也没有什么生死考验。身边的一见钟情很少,貌合神离也不多。无非是简单的觉得“啊,这个人真好”,随即去接近去了解,最终有了“谈个恋爱试试吧”的想法。

只是平淡的生活,平淡的谈了个恋爱,在或许不平淡的剧情需要之后平淡的手牵手走向他们的结局。

这就是两个人平淡但爱着彼此的生活。

2018-11-18

你创造了很多英雄,你也成为了英雄。
Stan Lee,1922.12.28~2018.11.12

2018-11-13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 [5] 【叶皓】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和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欢迎大家踊跃评论,若有关于现在圈内情况的想法,也欢迎于本章评论区与我讨论。

 

 

“善恶皆无法被征服

 或被抛弃永不回头。”

 

苏沐橙看上去已经和叶修谈过了。刘皓叼着塑料汤勺这样想到。他们正在嘉世街边的一个小馆聚餐,陶轩请客,说是为了“犒劳辛苦的队员们”,然而真实的缘由只有他自己知道,或只有他和其他几个人知道。

刘皓冷眼旁观。他看腻了陶轩虚情假意...

2018-11-11

不违初心,方得始终。
身正不怕影子斜。隔着网线你又打不着我。
不要害怕。

2018-11-10

【叶皓/短】嘉阳城曾有侠客

*又名《人性记录》
*古风paro

-----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题记。

-
嘉阳城中曾是有侠客的。
据传,此人姓刘名皓,字照君。或是因其父过于思念早亡的妻子月华,依据唐人“愿逐月华流照君”而起。因此人持两柄短剑,一曰离断,一曰恨绝,世人又称他“离恨剑”。
他任侠。先是替县令陶轩做事,后自立门户,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倒也闯得了一番好名声,只是陶轩或多或少有些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然而人有了名声,随之而来的想必你我都懂。坊间很快有了传闻。说离恨剑杀了某某全家,说离恨剑剽窃江东某大侠的招式,说离恨剑年轻时曾调戏过某大户人家的小姐。但每当追问详细事由时,他们又支支吾吾含混不清,只是一味地强调...

2018-11-09

何必徒增烦恼。

2018-11-08

【《可燃冰》相关】关于本作主题曲

Sia - I'm Still Here.

基本上,比较聪明的读者看了歌词就能明白这部作品的大致发展和走向了。包括刘皓的一些心境,他的挣扎,以及他最终到达的状态。

一定要听。一定要看歌词。一定要查一些词的意思。

下面放出我自己翻译的歌词。重复部分有删减。

.

I’m fighting for a battle

我竭力厮杀着

I’m fighting my shadow

抗争着我背后的阴影

Herd fears like they’re cattle

像困兽般惊恐不已

I’m fighting a battle yeah

我依旧竭力厮杀着

I’m...

2018-11-07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 [4] 【叶皓】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和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从本章起,文风将会无规律的出现变动。如有阅读中的不适,可在评论中提出,我会回到之前的文风。


“掉落深渊的物体

 从天空坠入了天空。”


刀锋般的锐利霓虹不留情面的劈在早已千疮百孔的地面上,地砖应声而碎,或又被老树盘根错节的根系顶起,仰面朝天:那里没有星星,天空一片废墟似的昏黄。

仿佛是末日即将到来,或者仅仅是一次雾霾红色警报。

——我等你有一会儿了。...

2018-10-29

哀伤没有感染性,天空一片蔚蓝。

2018-10-25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 [3] 【叶皓】

·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事情发生,发生,却没有任何神话色彩。”


 

融化,熔化,溶化,然后从日复一日诡谲幽暗的梦中醒来。玻璃镜上有一道浅色的印记,有点儿像口红。生鸡蛋从紧握的掌心坠落,敲碎在地板上,洒落一地透明的粘稠和其间一轮日轮般的鲜黄。用一根竹削的筷子插进柔软的肉块,它断作两半,其中一半跌在餐盘之外。

然后又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所有事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诚如叶修所言,那日的事情再没有发...

2018-10-18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2]【叶皓】

·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和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毋庸置疑。

 

波动三连,收招略显迟缓,一套带走。刘皓弯了弯灵巧的多的十指,抻了个懒腰向后仰倒在椅背上,顺手拿起旁边的气泡水灌下一大口。无味的气泡在口腔内跳跃,他微眯双眼,从电脑屏幕上方俯视着前方的空座。

叶修不在,这理所当然。他抬头瞟了一眼表盘,秒针不紧不慢的移着,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没什么人在训练室。自己起得太早了,也来的太早了...

2018-09-25

#随口一说占tag致歉#

1,看到关于“刘皓四冠”的文章的人……这篇我也看了,ooc的可以。不过介于写那个的人估计是个低龄叶黑,还是可以理解……个屁的。
2,粉随正主的,说实话我不知道这逻辑是从哪儿来的。从理性的角度分析,这“粉随正主”一点儿逻辑性都没有。
3,最近刘皓tag里有很多强拉他出来当反派或者羞辱的文,我拉黑了它们的全部作者。如果不喜欢的话请拉黑,没必要忍着恶心看完然后出来秉持正义大说特说。因为这样不仅会让人觉得你没事找事,还显得特蠢。
4,接受不同观点的反驳和辩论。骂我或者人身攻击/攻击角色的,我要拉黑你。
5,我喜欢刘皓这个角色,自然连同他的全部一并喜欢。那些捏出一个完美角色并称之为刘皓的人,恐怕是活在梦里吧。
以...

2018-09-19

停更

学业繁忙,暂时停更。脑洞or片段不定期发布,希望大家能原谅我的占tag蹭热度行为。
实在是对不住。还有《可燃冰》系列,预计国庆期间会连更几发吧。
土下座。

2018-09-16

“没事,我可以飞过来。”
“禁空。”
“那……我遁地?”
“小心地铁。”

2018-09-03

我很讨厌在同人作品中,两个男性角色互称老公/老婆。
这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2018-08-31

L’amour, c’est l’éternité d’une vie à deux.

2018-08-31

【刘皓单人】独白,又名录音

· 过去捏造,私设如山,ooc。

[录音开始播放]

 

你好,我叫刘皓。文刀刘,皓月千里浮光跃金的皓。是荣耀职业联赛现役选手,于第五赛季在嘉世出道,现在担任呼啸战队的副队长,帐号卡暗无天日,角色职业魔剑士。现在23,单身,独居。

请稍等,让我想一下该怎么开头。向别人叙述自己的一生还是挺困难的……至少我做不到公平公正的评价我自己。这样吧,接下来我说出的都仅供参考,不要以此作为理解我的起点。

关于一个人的人生这种大话题,说来话长,咱们长话短说。

我在杭州出生,是一个比较普通的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医生。独生子,家里曾经养过一只狗,早死了,我忘了名...

2018-08-29

我回来了。

2018-08-26

备选卷首语列表

西城区精神病人: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毋庸置疑。
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糖是甜的,你也是。
你存在--所以必须消逝,你消逝--因而变得美丽。
噢燕子,带刺的沉默,充满喜悦的丧章,恋人们头上的光环,怜悯他们吧。
终至怀里拥着的只剩空气--在闪电离去后,透明清澄。
“那是陈年旧事了;刀刃穿透,但未伤及骨头”
事情发生,发生,却没有任何神话色彩。
可怖的黑暗在他心中,黑暗中藏着小男孩。
这信念会让他们活得较轻松死得较无憾。
“我们的时代还没安康到
可以脸露平常的哀伤。”
唯一的道路是抵达之路。
我谈着太阳,想着阴暗的念头。
仿佛在此地,你只能离去,没入深海永不回头。
湖底其实无底,湖岸其实无岸。
“尚...

2018-08-17

跑吧。少年。不要回头。
你面前的未来有多么暧昧透明,你背后的过去就有多么阴沉混沌。
就像你本身一般。

2018-08-14

讣告

我的老师去世了。
星期二。突发心梗。今天我才知道这个消息。
他是一个胖胖的男人,有点幽默有点和蔼。他前年刚结婚,孩子没满一周岁。
人的生命就是可以如此悄无声息的消失。如此沉默,如此安静的离去。
当一个与你交谈过接触过了解过的人逝去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他的逝去。对于人来说,生死沉重。
老师,天堂很冷,多穿点衣服。

2018-08-11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 [1]【叶皓】

·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和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那是陈年旧事了;刀刃穿透,但未伤及骨头”


 

下坠。晕眩。浑噩。挤压感。黑暗。沉重。无法呼吸。刘皓在灵魂的抽离感中醒来,冷汗淋漓,心有余悸,并且像一条被粗暴摔在岸上的鱼一般竭尽全力喘息着,仿佛不这样做就会窒息于清新的空气中般。他瞟了一眼床头柜旁的电子表,鬼魅般散发着淡绿色荧光的数字让他知道,现在是凌晨四点一刻,不偏不倚。

数字由五跳六。现在,一切尚未开...

2018-08-07
1 / 4

© 筲溪黎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