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牛肉盖浇饭

直男,懒癌,不玩手游,偏科,理性的痴汉,糖什么的不存在,文风变化多端,圈地自萌,偏好cp不定向,咖喱牛肉晚期重病患。

找了医生做诊断。
目前情况:强迫性人格+神经衰弱+潜意识影响
目前症状:太过计较细节,情绪暴躁易怒,幽闭无人黑暗时会急性焦虑发作,当别人触碰手部以外皮肤以及上半身以下部位时会极度焦虑,间歇性头疼心悸,以及敏感焦虑,略微反感与异性接触。

病名はあ〜↑あ〜↓アアア↑あ↓〜あ↓アアア↑い〜→だったー→たー→たー→タタ↑タタ↓!!!!!!

【全职】Moonlight(皓月当空)/下【叶皓】

*我流ooc
*时间线设在第十赛季之后
*细节问题请勿深究
*我无意洗白或者偏向于任何一个角色,角色属于蝴蝶蓝,不属于我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刘皓摘了口罩,用稍显干涩的声音说:“老板,上机。”
前台那个之前一直低着头敲击键盘的人这才抬起头看向客人。这一抬头倒是不打紧,刘皓心头一激灵,叶修!他一个前职业选手还在前台当网管?不过看这些客人见怪不怪的态度,明显是习惯了,难道这家伙平时也在前台待着?
身份证已经递出去了不好再收回,他只能在那里杵着静观其变。要说尴尬是肯定有的,而且是特别特别尴尬,刘皓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心整个被汗水润湿了。他蜷起手指用指尖感受了一下,还好,只是有点潮湿。
他看着叶修站起身,拿过他的身份证端详了几秒,脸上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眼中闪过几分波澜他是看不出来,他看出叶修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一笑,然后那只极好看的手像拿着帐号卡一样捏着他的身份证放回了原地。叶修抬眼盯着刘皓,刘皓莫名感到一种被捕食者锁定的悚然。
“老熟人啊。”叶修在一段沉默之后终于开口说话,语气平淡的像是在讨论晚饭吃什么,“不上去坐坐?你找我有话说吧。”他用手指尖把身份证往刘皓那边推了推,身份证上的照片里,刘皓露着僵硬的笑容空洞地凝视着天花板。叶修指指楼梯,然后看向接过身份证的刘皓。
说实话,刘皓突然来这么一出倒是打得叶修有点措手不及。他本以为在刘皓被调离嘉世之后他就不会再来,因此没有想好对策。叶修不知道他这一来是要做什么,只能善用缓兵之计。
刘皓则是有点发愣,他是真的没什么话要说,只是误入而已。不过他转念一想,和他谈谈也没什么不好的,两个人之间延续那么久的宿怨也该有个表示,继而先是呆呆的摇了摇头,又大彻大悟似的猛点了两下。
叶修看他这样有点好笑,看这是没想好还是不愿意说?他也没多言语,转身就示意刘皓跟着他来。刘皓这边有点慌张的收了身份证,跨了几步跟在叶修身后。他已经听见周围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大抵是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心。
叶修看上去是不在意这些讨论,他不慌不忙的迈上狭窄的楼梯,步伐稳健,腰挺得笔直,和窝在电脑椅里的那副颓态大相径庭。刘皓不知道他这副模样是故意做出来给他看的还是他平时就如此,不过叶修身上的某些东西的的确确是和他当初在嘉世的时候不一样了,具体是什么,刘皓没法表达,总之是某种内里的东西。
同时叶修也在思考。他在思考为什么刘皓要如此突然的跑到兴欣网吧里来。是砸场子的么?不像。他一个人来,而且也没有任何预兆,最关键的是他不认为现在相比之下更加成熟的刘皓会做出这种小孩子心性的举措来。是来和自己理论的?也不像,他给叶修的感觉是犹豫不决而不是理直气壮或者蛮横无理那种。
不过刘皓一直以来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也许这次也是如此吧。叶修想。他和二楼训练的几个人打了招呼,回头瞟了一眼虽然又带上了口罩但是跟的很好的刘皓,随便找了个空房间进去坐下,拿了两个纸杯上旁边饮水机接了七分满的两杯凉水放桌上,自己拖来一把转椅坐下。
轮子在地面上滑动,发出了令人不悦的摩擦声。刘皓攥攥拳头,有些过长的指甲刺得掌心微微发痛。是时候该修剪一下了,他想。然后刘皓又猛然想起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当口,叶修正坐在对面呢。他也是拽了把椅子坐下,两人都没去主动坐在一旁靠墙的沙发上。
叶修看着刘皓,眯了眯眼,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刘皓不自觉的坐得笔直,就像是被班主任叫去谈话的小学生一样,眼神四下乱瞟就是不落在叶修身上。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把口罩和墨镜都摘下来扔到双肩包里,接下来又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刘皓在打量叶修。依旧是那副淡漠的模样,穿的倒是精神了许多,是兴欣统一配置的红白相间队服,设计和老嘉世有三两分相像。明明没什么表情却让人感觉压力颇大,也有可能是自己因为紧张产生的错觉。身材没有自己上次见到他那么消瘦,反而可能是因为身上担的东西少了而看起来健康了些。
而与此同时,叶修也在仔细的观察刘皓。同样,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刘皓这个人了。刘皓原本还挺漂亮的眼睛下面挂了一圈浓重的黑,身材更是有明显的瘦销。他似乎是随便拿了一套衣服就出门了,很朴素的白衬衫运动裤,衬得整个人媲美小白菜地里黄一般,可怜的很。他端起纸杯嘬了一口,首先打破了僵局。
“有什么事吗?”叶修问。
正想入非非的刘皓被这一问吓了一跳,嗯嗯啊啊的支吾了一会儿之后回了句“没什么事”。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只是不小心走错门”。
叶修有点哭笑不得。敢情你还真没什么事啊。为了确定,他又问了一遍。
“你……真没啥事?”
“真没啥事。”刘皓笃定的回答,语毕还自己点了点头,“确实没啥事,不知道怎么就进了兴欣。本来只是回杭州看亲戚顺道过个中秋的。”他伸手整理了一下袖口,忽然觉得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准备回旧嘉世那边逛逛?”叶修一针见血。
“嗯。”刘皓也不避讳,喝了口水润润喉咙,“确实是这么打算的。那叶哥你中秋就没什么打算吗?还是不回去?”
用惯了的称呼脱口而出,想刹车已经太迟了,刘皓索性就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就像闲话家常一样,他想。刘皓本以为他和叶修的关系已经被他单方面闹得很僵,现在看来还能表面上维持不错的状态,挺好的。
“还是不回去。就跟战队一起过了。”叶修一挑眉毛。刘皓这是挺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不过他跟着自己有几年了,确实是知道自己有什么习惯的——比如逢年过节不回家。他勾勾嘴角,“刘皓大大有什么安排吗?难道就是回家待一天再回N市待着?”
“确实是……没别的安排。”刘皓被他这个称呼恶心了一下,他不动声色的往纸杯上多施了点压,“能有什么别的安排啊,我一电竞宅男也玩不出什么花来。”他又喝了口水,抬眼从水杯沿儿上面瞅着叶修。
叶修看上去像是思考了一会儿。他下意识的伸手做了个从兜里掏东西的动作,又把空无一物的手拿了出来。刘皓敏锐的意识到他这是想抽根烟结果忘了带或者已经抽完了,他伸手到自己兜里,掏出一包软中华放在桌面上。
叶修有些惊异的看了刘皓一眼,刘皓笑眯眯的看了回去。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叶修小小的叹了口气,伸手从那包烟里倒出一根,拿打火机点上,两指夹着烟尾送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一股浅灰的雾。
他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烟草燃烧的味道弥漫在这个房间里。叶修终于停止了他的思考,他叼着烟开口,咬字出乎意料的清晰:“那你要不然在兴欣留一天?顺便带着新人练练,反正你操作和战术都还不错。”
刘皓吓得一口水呛到嗓子眼,他捂着脖子咳了好半天,才一抹嘴角直起身子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叶修看了好久。叶修有点想笑,然后他就笑了出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刘皓似乎在考虑怎么组织语言,他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问:“你认真的吗?”
“认真的。”叶修漫不经心的回答,“到底是留还是不留就看你咯。放心,沐橙她今天和明天都要回家陪家里人。”
刘皓单手托腮,稍微放空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叶修是什么意思?自己到底留不留?在考虑了又考虑之后,刘皓终于咬咬牙,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留。”
叶修又吸了一口香烟。他慢悠悠的起身,把门推开。刘皓不急不缓地收拾了一下包里的东西,站起来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笑笑。他说:“来,我们走。”

就有点困困啦……

【全职】Moonlight(皓月当空)/上【叶皓】

*我流ooc
*时间线设在第十赛季之后
*细节问题请勿深究
*我无意洗白或者偏向于任何一个角色,角色属于蝴蝶蓝,不属于我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本篇叶神无实际登场

入秋了。平日里春风和熙阳光明媚的江南也开始一天天冷了起来。树叶倒还青着,但怕是青不了多久了。偶尔会有两片顶不住风雨的叶片飘落在柏油马路上,叶边边有点发黄,中间还绿着。这是早夭的。更多叶子还固执的待在树梢,好像发誓要绿他个万古长青。
这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凉。刘皓坐在宿舍的床沿,一抬眼望见天边即将消失的日光。他站起身掸掸什么都没有的裤脚,伸手拽下一张薄薄的日历纸。日历是呼啸队员写真款,说是写真,质量也不怎么样。他把林枫的脸揉吧揉吧扔垃圾桶里,对着阮永彬的脸发呆。
国庆节放假,他没什么地方可去,所以第一天第二天都留在了呼啸。这是第三天,他已经买好了飞机票,第四天飞回杭州过个中秋。最近总是转会,转来转去最后搞得家也难回,正好中秋放假,回家一趟。他拿了旁边黑着屏的手机倒回床上,按亮屏幕看着自己不知多长时间之前设定的手机锁屏壁纸。
那是一张不知和谁的合影,一向擅长伪装的他罕见的摘下面具笑得像个傻逼。旁边有人伸了只手过来比了个剪刀,肩膀上还搭着一只蓝袖子的胳膊。刘皓撇了撇嘴,时间过了那么久,谁还记得这是和谁拍的。这勉强算是黑历史,他输入密码点了设置,把锁屏和桌面都换成了呼啸队徽。
之后他又不知道该干什么,索性登录QQ刷职业选手群。他耐心的翻完99+的消息,发现无非是国庆计划和中秋月饼,黄少天作为经常上Q的职业选手之一,现在正在炫耀他国庆又去了哪里耍。刘皓叹了口气,随便附和了两句,就闭了屏。
生活真他娘的无聊,他想。最近又是憋屈的很,战队压力极大,成天忙这忙那也见不得好……
刘皓突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极其残酷的方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而以最合适的面具示人。这么多年来,几乎没人看过他偶尔流露的真情。他想找人倾诉,想找人聊天,却发现根本没有倾诉的对象,也没人愿意和他聊上那么几句。没有人懂他,他只能窝在黑暗的角落里,独自咀嚼他的悲哀。
说起来很是好笑,他的名字是皓,他的父母一定是希望他光明磊落的,就像天上那一轮皓月一样。他刘皓虽然没有高学历,但是春江花月夜还是能磕磕绊绊背上大半首。毕竟那是关于月亮的,而他的名字就是用来形容月亮的。
可是他最终成为了什么呢?他反观自己之前的旅程,似乎并不是父母所期望的一帆风顺,在嘉世当副队的时候连换了两个队长,被排挤到雷霆又因为矮子里拔高个的定律成了队长,到现在自由转了呼啸,从头至尾都不是按照自己的愿景进行的。他明里暗里也进行了不少算计,结果机关算尽,最终没算到会落得个兔死狗烹。
身为皓月,却依附于黑暗。他打开行程软件,想改签。不多呆了,晚上就走。在N市他人生地不熟,除了闷在屋里什么都干不了,与其一天天的夜游玄武湖,不如早点回家。
他又想到嘉世,不是现在舆论正盛的新嘉世,而是老嘉世。他的主场可以说就在H市,他的粉丝也是大多在嘉世时期积攒起来的。说实在的,刘皓对于之前的时候还是有怀念的,不是触景生情那种,是真的怀念。
哪像现在,众叛亲离,原来的队员都不知道散去了何处,他极其勉强的撑着呼啸。
但是坐镇H市的兴欣一直是他心里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
刘皓告诉自己不必有别的想法,兴欣就兴欣,叶修就叶修呗。他甚至还打算去以前嘉世的地界儿看看,希望运气保佑他不会直接在街上撞见兴欣那帮人。如果是方锐的话还好,甚至叶修也还行,就怕遇到一直和他单方面不对付的苏沐橙。他皱皱眉头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狠狠心改签了行程。
他把很久没用过的行李箱拽出柜子,随便扔了几件衣服进去,接着想了想又往里装了几本书。都是大部头,箱子里瞬间就少了很多空间。作为游戏人间的宅男,他其实真的没什么可装的了。他上卫生间把洗漱用品装在小包里也扔进去,然后把帐号卡身份证户口本一类的塞到随身的双肩背里。收拾妥当之后,他坐在床上,望着表,干等着。
其实当初在嘉世搞得那出子事也不能完全怪他,他想。冤有头债有主,如果非要硬究事情的起源的话,其实作为受害者一方的叶修也脱不了干系。当时作为嘉世副队长的刘皓,自然受到了叶修更多的关注和指点。但是叶修不了解当时刘皓的内心,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言语一次次的积累,反而引发了之后的一发不可收拾。
刘皓给自己拧开了一瓶矿泉水。
确实,叶修的观察力不可谓不敏锐,作为富有经验的队长,他往往能够一针见血地点出当时尚且青涩的刘皓的各种错误,也往往能够洞悉他暗中的一些小心思。但是叶修毕竟不是他,没人能够完全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更何况,他所面对的那个人尤其擅长掩饰。
于是误会在过于敏感的少年心里播种,扎下不忿的根,长出不公的茎叶,中间是一朵名为不甘的花。花开了,由记恨妒忌失意惘然贬低打击等种种负面情绪组合成的怨毒锋芒出鞘,带着一往无前的偏见固执的向前刺去。等到叶修发觉的时候,已经太迟。
所以叶修终究还是失算了一回。他知道这个少年疑心太重,也知道他的路越走越偏,但是他没想到正是他的评价与指责才让刘皓变成了当年那副模样,他将自己的思维方式强行带入了刘皓的,结果是互不理解,两败俱伤。
这些是刘皓知道的。他明白,以叶修的能力,看出他背地里的动作不会费太多心思。但是他不知道,事后叶修也有过反思,他坐在那个狭小的储物间里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罕见的没登陆他的散人账号。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他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没想明白。最后当天空中浮现出第一缕玫瑰红的时候,他放弃了思考,睡着了。
时针缓慢的移动着,刘皓起身洗了把脸,又瞅了一眼腕表,打开软件叫了辆车,带着行李箱和双肩背下楼。他和门卫小哥打了声招呼,利落的戴上墨镜口罩,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直奔机场。
他一直在想着家里的事,还有业务上的事,战队上的事,渐渐的,他想起了过去的事和自己的事。飞机滑出机位,他被上升造成的压力压在座位上。刘皓闭上眼睛。气压让他感觉耳朵有点堵。
恍惚之间,脑海里的情景成了嘉世训练营。刘皓叹了口气。想就想吧。
回忆里尽是现在的风流人物,什么方锐周泽楷吴羽策,五期出道,资历不浅,但在那时也不过是和他,和他们一样的新人,充斥着青春期的躁动与敏感,总是想着做大事最后被前辈打的落花流水。但是无论再怎么回忆,他刘皓的记忆里总是有一个人的身影反复出现。
叶修。
飞机落地,他取了行李出了机场,打了辆车,说去嘉世俱乐部。
叶修可以说是在每个嘉世新人的成长路上,都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他既是目标,也是对手。刘皓不敢断言,但是就在他知道的范围内,不知道有多少人梦想着追逐叶修,超越叶修,直到取代叶修。他自己,就曾是其中之一。
当然,幻想总会很快破灭。很遗憾的是,他的幻想持续时间有点长。
总有粉丝直言不讳的问他,你恨叶修吗?如果换做几年前的他,回答一定是恨。但是现在的刘皓会做出的回答是:为什么要恨?他甚至应该感谢他,感谢叶修给了刘皓一个走下去的支撑,无论这个支撑是出于愤怒还是出于感激。
刘皓付钱下车,他记得新嘉世再走几步就是旧嘉世了。
恨肯定是恨过,他不想表现的太圣母,也不想全盘否定他过去一手造就的那些事。但是过去就是过去,过去带给现在的影响应当小的不能再小。他一路想着,在旧嘉世旁边绕了个圈,鬼使神差的就拐进了街对面现在被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小网吧。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店内。门口栓的风铃叮铃一声。
刘皓哑然。本以为自己来旧嘉世缅怀一下,平安无事也就过去了,结果自己却好死不死跑到了老熟人的地盘。不,说是老仇人也不为过吧!但是进来又出去人家没准会以为自己神经病,他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迈了进去,踱到前台,伸手取身份证的手却顿了一下,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缓慢的捏出了那张小卡片。
他把口罩扒拉下来,用有点干涩的声音说:“老板,上机。”

关于评论礼仪。

尖沙咀恶霸鸡蛋仔:




1.xx党瑟瑟发抖(xx为cp名)
没写你家cp,要抖请到别处抖。


2.xx党头顶青天,xx出来刷个存在感
道理同上。


3.太太写得好好,能不能写xxCP(xx为拆逆)
不能谢谢,你算哪块小饼干。


4.太太,可以帮我写一个xxxx吗
可以,打钱。


5.不太喜欢xx呢(xx为人名)
不喜欢别看,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小金鱼。


6.互相认亲,呀,xx你也在这儿。
你自己不尴尬吗。


7.xx太太的感觉更好看
互相比较对双方都不尊重。


8.阴阳怪气,粉群斗争,一开口好像甄嬛传。
你是猪,你吃粑粑。


望周知。


百fo点文

嗨呀百fo了!
评论抽三对,cp看tag,你点我就写--
*与tag内容无关致歉
*甜虐随机掉落

【全职】我要这队长有何用【昊皓】

*我流ooc
*别名《今天的队长也是一样的那个啥》,《今天的队长也在不断解锁新姿势》
*日常,短小

唐昊表面看着狂霸酷拽,头上绑个发带,队服外套摘下来系腰上,嘴里叼个棒棒糖晃晃悠悠硬是走出一路风骚,但是呼啸里是个人都知道,他们唐队就是小孩子心性,贼情绪化,动不动就嗷一嗓子外加踢俩矿泉水瓶子。
这一点他刘副队知道的最甚,因为他被唐三岁毒害的最深。
作为围观吃瓜群众之一的阮大奶赫然回忆起了他们刘副初来乍到的时候被唐三岁支配的恐惧。
那是一个不知道是不是风和日丽的不知道什么季节,刚刚转会到呼啸的刘皓一如既往的维持着他在嘉世那个勤勤恳恳凡事亲力亲为的中国好副队形象。
然后这个形象在他拿着文件给自家队长报备的时候出现了首次动摇。
他敲了几下门之后得到了一声很不耐烦的哼唧。正想着为什么队长这声音这么奇怪像被门挤了似的的时候。
他就看到平时牛逼的不得了了唐大队长,左腿蜷着放在凳子上右腿伸在地下,整个人瘫在自己膝盖上,两只手还噼里啪啦的打着荣耀。
关键是他刘海为什么如此熟练的扎了个冲天揪啊。
不过八面玲珑刘副队的完美笑容只僵硬了一秒,就神色自若的走过去把文件放在他手边转身就走,不带一点犹豫。
哦我说他声音怎么跟门夹了似的。原来他膝盖顶着声带呢。
不对这好像不是重点哦。
然后回宿舍关好门悄咪咪试了一下这个姿势的刘皓表示,好像也不是看上去那么难受嘛。
其实这个姿势只有腿够长的人才能做到并且觉得舒服。刘皓的身高只比唐昊矮三厘米,所以他们两个腿长差不多,做起来都一样。
再之后,刘皓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哦还有这种姿势吗”的恍惚中。表面云淡风轻笑容可掬实则内心mmp。
俗话说得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刘副的八面玲珑形象在一次全体加训时彻底破灭了。
那时,唐大队长刚刚结束和对面赵禹哲的jjc之后不出意料的胜利,他开心无比的向后用力一靠--
结果大力出奇迹直接连人带椅子翻在了地上,发出巨响,两条腿跷上了天。
本来在他旁边兢兢业业研究新战术的刘皓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差点也撅过去,下意识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家队长变成了一双倒立的耐克运动鞋。
刘皓:???
之后他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再加上来自林枫郭阳赵禹哲阮永彬等人的人道主义援助,把唐昊连人带椅子重新翻了回去。刘皓望着磕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唐昊,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这是几。”他举起了一根手指,并在唐昊面前上下左右无规律高频晃动,充分体现了他作为全明星水准的手速。
唐昊看着面前飞快运动并晃出残影的中指:“……”
“一。”
“哦看来没摔傻。”
唐昊心说老子一堂堂正正一米八三大男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摔傻,刚想开口就感到胃部一阵不适,大喊了一声之后捂着嘴以逃命的速度奔向厕所。
“队长怎么了?”赵禹哲探过来个脑袋。
“他孕吐。”刘皓轻描淡写的说,眼神盯着面前的屏幕手上做着手操。
唐昊队长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刘皓副队的恐惧。
(其实是脑震荡)

【全职】全职高手中id可能的出处(诗词)【科普】

*仅代表个人观点,并非官方。
*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整理过。
*数据可能不全。
*tag数不够,虚空和义斩的tag没有打上。
*感谢评论区各位小天使的补齐!

兴欣:
君莫笑(叶修)-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风梳烟沐(苏沐橙)-看波面、垂杨蘸绿。最好是、风梳烟沐。
海无量(方锐)-大哉释迦文,福聚海无量。
寒烟柔(唐柔)-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一寸灰(乔一帆)-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昧光(罗辑)-百丈峰前一句新,不昧光中犹未了。
毁人不倦(莫凡)-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逐烟霞(陈果)-凤凰楼阁知犹恋,终逐烟霞上玉京。
月中眠-醉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霸图:
大漠孤烟(韩文清),长河落日(宋奇英)-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石不转(张新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冷暗雷(林敬言)-海使奔迷辙,江涛认暗雷。
浅花迷人(张佳乐)-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夜未央-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蓝雨:
夜雨声烦(黄少天)-高临月殿秋云影,静入风檐夜雨声。
流木(黄少天)-公署闻流木,人烟入废城。
流云(卢瀚文)-乔木生夏凉,流云吐华月。
涛落沙明(宋晓)-涛落浙江秋,沙明浦阳月。
春易老(梁易春)-春易老,相思无据,闲情分付鱼笺。
蓝桥春雪(许博远)-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入夜寒-东湖烟水浩漫漫,湘浦秋声入夜寒。
绕岸垂杨-潋滟十里银塘。绕岸垂杨。
系舟-系舟江浦待潮平,叹息无人共月明。
灯花夜-香断灯花夜,歌停扇影秋。

微草:
叶落乌啼(高英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然后就没有了。

轮回:
无浪(江波涛)-汀洲无浪复无烟,楚客相思益渺然。
云山乱(吕泊远)-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百花:
花繁似锦(邹远)-客里莺花繁似锦,春来情思腻于油。
森罗(张伟)-森罗万象,与渠诗里一时收。
落花狼藉(于锋)-落花狼藉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呼啸:
气冲云水(郭阳)-钱塘门外买湖船,雾气冲云水接天。
韶光换(赵禹哲)-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
分烟景(赵禹哲)-吴岫分烟景,楚甸散林丘。

雷霆:
生灵灭(肖时钦)-杀成边将名,名著生灵灭。
鸾辂音尘(戴妍琦)-鸾辂音尘远。无限幽恨。

虚空:
逢山鬼泣(李轩)-野老时逢山鬼泣。谁夜持山去难觅。

烟雨:
风城烟雨(楚云秀)-回风城西雨,返景原上村。
林暗草惊(李华)-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三零一度:
风景杀(杨聪)-未向人间杀风景,更持醪醑醉花前。

义斩:
斩楼兰(楼冠宁)-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归去来兮(文客北)-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APH】只是普通的甜段子【独伊】

*情话满点伊注意
*独厨的自我修养
*我流ooc

“路易斯,你抬一下头。”
正坐在沙发里的路德维希刚开始整理资料不久就听到这么一句话。他抬起头,费里西安诺翘着二郎腿朝他勾勾手指,眯眼笑着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他也不磨蹭,也不问为什么,就很直接的扬起下巴注视着费里西安诺的双眼。说实话,这种仰视的角度稍微有点累,路德维希在心里默默念叨。
“不行的,你这样下巴抬得有点高,有点傲,稍微低点头?”费里西安诺调整了一下坐姿,歪着头打量着路德维希此时的姿势。他不知从哪拿出了一部看上去价格不菲的照相机,甚至爬到了桌子上站着。
“有什么事吗?”路德维希对于费里西安诺这种异想天开的举止已经习以为常,他只是遵循他的指示稍稍低了头。
“这样就能很好的记录路易斯眼里的光了呀!”
快门按下的声音。
照片里映出的是路德维希的眼部特写,客厅昏黄的灯光打到他又长又密的金棕色睫毛上,在眼瞳中撒下星屑般的点点光亮。浅色的虹膜会随着光线的角度产生变化,现在它们则是呈现出一种纯净的蓝色,就像雨后天晴的长空一样,个中还夹杂着寡淡的灰色。双眼因为长时间睁开凝视着强光处而有点轻轻的眯起,特殊的角度让原本流转在眼睛内部的液体看上去像是要夺眶而出一般,漾着金黄的光彩。
“你呀,是什么时候把整片天空装进你的双眼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