筲溪黎筝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
低级趣味,为人无聊,统称绅士。
金发碧眼控晚期患者。Geek。
立场暧昧,玩世不恭。考据癖。
实证主义者。俗人。
追光者。漫长寒夜的守望者。
我做自己想做的。
cp@折花入酒
致一个消逝的时代。

-----
qq2278820890,迎扩。

【全职/中长】我曾听到冰雪燃烧的声音 [5] 【叶皓】

·关于一些感情,一次穿越,和一个人。七到十赛季,我流。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所有开篇引言均来自女诗人辛波丝卡。

·欢迎大家踊跃评论,若有关于现在圈内情况的想法,也欢迎于本章评论区与我讨论。

 

 

“善恶皆无法被征服

 或被抛弃永不回头。”

 

苏沐橙看上去已经和叶修谈过了。刘皓叼着塑料汤勺这样想到。他们正在嘉世街边的一个小馆聚餐,陶轩请客,说是为了“犒劳辛苦的队员们”,然而真实的缘由只有他自己知道,或只有他和其他几个人知道。

刘皓冷眼旁观。他看腻了陶轩虚情假意的微笑,觉得那种假模假式中带着一丝铜臭的笑令人反胃至极。他看着陶轩不断地假借“深入交流了解内心”的名义把那几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小年轻拉过去低声交谈,愈发觉得他可笑的很。

于是他嗤笑一声,给自己倒了半杯黄汤。他不想多喝,一部分是因为之前叶修因为他喝酒这事没少批他,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不知道他喝多了之后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更何况酒瘾容易令人手抖这事他早就知道。叶修也是不喝酒的,他一杯倒,基本上这种场合他都推辞过去,闷在宿舍里打荣耀。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来。

眼下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被叫到一边的王泽,那副表情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但恍惚间刘皓又觉得他只是在单纯的愣神,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张家兴坐过来了。刘皓不动声色的挪开了观察叶修的视线,转而开始与张家兴攀谈——无非是一些家长里短,双方都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无所事事。他们从哪哪哪的boss又被蓝溪阁抢了谈到陈夜辉又锤爆了一个键盘,从张佳乐大半夜发微博空降热搜扯到下一次全明星的选手变动预期。

然后最终是无话可谈。张家兴突然压低了声调。

“陶轩还没找你谈吗?”他问。

刘皓摇头。

“奇了怪了。”他咂咂嘴,“我还以为他已经找所有人谈过了。”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无非就是……叶秋实力下降你们要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望这些破事。”张家兴无谓的耸了耸肩。

“和新人说这个,疯了吧他。”

“新人?你说王泽?”张家兴端起杯子嘬了口啤酒,“那小子可精明着呢,陶轩的那套理论他从来都是先找我们这些老人问问再决定听不听的。”

“是个好苗子,”刘皓忍俊不禁,“你们可注意着别带坏他,他是那种会受你们意见影响的人,没准一个不注意就偏执了。”

“不愧是刘副队,”张家兴开玩笑似的对他拱了拱手,“在下佩服,看人的眼光是真的毒辣。”

“也不看看你皓哥是谁,”刘皓也顺水推舟,戏谑说道,“曾经独霸……嗯?”

是陶轩拍了他的肩。过于突如其来,刘皓被吓得差点一把掀了面前的骨碟。理所当然的,坐得离他们比较近的申建停止了和贺铭的交谈,扭头看了过来。刘皓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必在意,自己起身跟着陶轩向一个相对比较偏的角落走去。他用余光瞥见张家兴盯着他看了有一回儿,最后举起装啤酒的软塑料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朝他这边敬了一下。

叶修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精神萎靡,看上去即将开始打瞌睡。刘皓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连迈几步靠的离陶轩近了一点。他差不多已经忘了之前是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陶轩的了,索性直接挺直了脊梁大大方方的往那里一站。

“刘皓,”陶轩面色阴沉,看上去颇是不爽,“叶秋的实力已经在一天一天下滑了。”

“嗯,”刘皓点点头,“我知道。”

对,没错,顶着陶轩的话来。最好让他认为我非常没有利用价值,最好让他放弃我。

“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管理层决定引进新人接替他的位置。”

“您的意思是让叶秋退居二线?”

“不,”陶轩说,“我想让他直接退役。”

刘皓沉默了有一会儿。他没有料到陶轩会这么直接的表达他的想法。或者他并没有对所有人都这么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该庆贺自己的成功吗?

好的,刘皓选手成功获得了陶轩的信任!他打入内部了,他作战胜利了,Triplekill!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最终,他还是选择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没有丝毫价值的白痴,“这样的话,战队可能要乱。”

“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您信任我我很高兴。”

你信错人了。

“但是问题在于,”陶轩倒了下重心,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下四周,“现在很多年轻选手依旧固执的认为叶秋的实力没有下降,依旧是曾经带领嘉世三连冠的斗神。但其实叶秋的状态下滑是显而易见的,只是他们刻意不去在意而已。”

“这确实是个问题。如果您在这种情况下让一个他们素不相识的选手空降队长的话,战队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乱。磨合期会变得很长。”

“确实是这样。所以关于此事,我觉得你该怎么做,你自己是再明白不过了的。”

再次沉默。

“我明白了,谢谢您的提醒。”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警告。

陶轩满意的拍了拍刘皓的肩膀,继续物色他的下一个谈心对象。而刘皓步履缓慢的走回自己的座位,缓缓拉开椅子坐上,只感觉刚才被拍过的肩膀一阵酸痛。陶轩是用了挺大的力气,但他谈话的节奏把握的非常好。

这次算是一个提醒。提醒他要开始行动,也警示他不要卷入太深。他沉默的看着坐在对面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叶修,开始怀疑前几天那事的真实性。现在的叶修无疑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他放松的倚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睫毛扑闪,显然已经模糊了意识。

张家兴识相的没有搭话。而刘皓觉得,叶修应当接几个手部保养品的广告。

而陶轩正准备下一盘大棋。和他博弈的不止有叶修和苏沐橙。

TBC.

  

-----

本章标题:现存众生皆笑前者

评论 ( 22 )
热度 ( 77 )

© 筲溪黎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