筲溪黎筝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
低级趣味,为人无聊,统称绅士。
金发碧眼控晚期患者。Geek。
立场暧昧,玩世不恭。考据癖。
实证主义者。俗人。
追光者。漫长寒夜的守望者。
我做自己想做的。
cp@折花入酒
致一个消逝的时代。

-----
qq2278820890,迎扩。

APH||樱花七日【极东】

“渡边敬回头看去,只见窗外樱花纷纷扬扬,好似一场淡粉色的雨。那是因一个纯洁灵魂的献身,而不由得为之落泪的染井吉野樱。层层叠叠的樱花此时全部飘尽,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浅色近似半透明的柔美花瓣将大地上的污垢全部掩盖,只留下屹立的樱树之上满枝的翠绿。在不知不觉间,七日的樱季已经过去,而伊藤短暂的生命也如同樱花,悄然的消逝了。”

凉薄如水的月光摇摇摆摆的透过窗外枯死的树枝打进室内。枯木长且狭的枝条阻隔了月亮的视线,使那浓厚的阴暗看起来像是瘦长的鬼影。不算剧烈的晚风拂过小区内栽着的杨树,树叶和树叶相互碰撞哗啦哗啦地响,仿佛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
像丝绸一般的柔和光亮使得室内的一切都像是镀了一层银,有些虚幻飘忽。本田菊坐在一方矮桌前,双腿盘在椅子上,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散发着幽幽蓝光的笔记本电脑。整间书房除了敲打键盘的哒哒声和他缓缓的呼吸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被听见,仿佛就连昆虫最细微的振翅也能被人耳轻易的捕捉。
电脑右下角的数字不断的跳跃,五十八,五十九,零零,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堪重负的风扇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本田菊摸了一把电脑的底部,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他又回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下午,迷幻的光线在空气中划出不可捉摸的轨迹,知更鸟在枝头促狭的笑着,伊藤和他迎来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天。或许从那时起,他们的命之轨道就悄悄的改变了吧。他本应预料到的,这种不详的暗示实在太过明显,并且一年比一年加强。而他,他渡边,沉溺在和伊藤的恋爱中,竟没有发觉灾难的阴影正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闪,随即将苍白的光线辐射到书房的每个角落。本田菊被突如其来的灯光晃了眼,他使劲眨了眨眼,方才驱逐了眼眶里的水雾,面前的景物才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向门口看去,泄愤似的种种扣下回车键。
开灯的是王耀。他一只手扶在开关上,另一只手忙着揉眼睛。一时间室内出了不间断的嗡嗡声再没有其他的声响。王耀张了张嘴,显然是想说什么,但又无从开口的样子。在一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最终还是王耀先开了口。
“你……还不休息?”他看着本田菊的眼睛,本田菊也回望着他,“都这么晚了。”
他走到本田菊身旁,凑到电脑显示屏旁边看了看时间。接着转过头,和本田菊脸对着脸。梦中突然醒来的他眼神仍然有些朦胧,但他却努力让自己变的犀利起来。他双手扣住本田菊的肩膀,凝视了他有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数字很应景的蹦过了又一个五十九。
“早点休息,”他顿了顿,“别累着自己。”
“会的。”本田菊点点头,直视进王耀暗沉的瞳孔。他们就这么相对无言过了有一会儿,最后王耀点了点头,很满意的说:“那就好。”

“从现在追溯过去,那时的短暂温情在他的生命中显得尤为重要。有家人,有朋友,还有一个温柔贤惠的恋人。但是美好的时光注定不会长久,就像樱花一样,虽然缤纷绝伦不可方物,但是几日之后就纷纷掉光。渡边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一株巨大的樱花树,花开似雪却终究一点点的失去。他叹了口气,像庭外走去。渡边啊,渡边,你怎么这么傻,明知结局会是悲剧,却义无反顾的像飞蛾一样,扑向伊藤这束剧烈燃烧的火。”

“你自己注意点吧,”王耀终于是按耐不住,在放开他的同时抬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那我先睡了,你尽早吧。”
本田菊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里屋的门口后,随即内室的灯光消失,想必是被王耀按灭了。本田菊叹了一口气,拍拍僵硬的双腿,下地将书房的灯也关上。这样一来,整间屋子又重归月亮的统治,他们的城市再度陷入黑暗。
本田菊乐于在黑暗里工作,或者在黑暗里思考。清凉的晚风和月亮的银白色光芒总会带给他许多启迪,而他乐于接纳这些突如其来的灵感。就好比现在,他在笼罩天地的月光下想着王耀,想着白天的事,想着晚上的事,想着王耀。
他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睡的好好的王耀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门口。过多的思绪纷纷扰扰,缠住了他跃跃欲试的思想,他无法继续他的写作,只好停下手头的工作,改为思考王耀和王耀的事。

“伊藤曾经说过,自我厌恶的人是最可悲的。但是现在渡边敬觉得,他已经变成了伊藤所厌恶的那种人。他畏惧熙熙攘攘的人群,畏惧轻轻刮过的微风,他畏惧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像之前的许多事一样,这种情况的脉络是很久以前就清晰的,说到底伊藤的牺牲只是一个诱因,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为自己埋下了罪孽的种子。”

今天王耀整个人都显得不太正常,好像神经兮兮的。这不是说他有多么疯狂,而是他好像很容易受惊吓的样子。仿佛他在试图掩藏着什么,又想方设法的露出马脚,让自己发现。但是到现在他本田菊还没有明白王耀的用意到底何在。
他瞟了一眼电脑上的日历,恍然大悟,仿佛有一道闪电从天际劈下,一下子劈开了他混沌一片的大脑。王耀不是在掩藏,而是在暗示,他在试图让他发觉一件事,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那就是,第二天的交往纪念日。最近的事太多太杂,使得本田菊的脑子宛如一团乱麻,以至于直到现在他才猛然想起。窗外喜鹊吱吱喳喳的叫了起来,仿佛在嘲笑他的愚钝、他的健忘。
本田菊猛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声响使得他多少清醒了一点。他踱去厨房拿了瓶咖啡灌下去,又回到方桌前继续他的工作。距离下一天还有大半个小时,他得尽力把这些事办完,在剩下的时间里,他要给王耀准备一份大礼。
现在算算,王耀和他已经交往整七个月了。他们相敬如宾,鲜见争吵,就连意见相左的事也很稀有。他们两人的性格本就极合得来,都崇尚和平,而他们各方面的契合度简直是一百分。想来世上可能再没有像他们这样的情侣了。
本田菊不由得挑挑嘴角。

“渡边敬猛然想起了一个很古老的场景。那是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年春天去国小的路上都会看见一株开得艳丽的樱花。那樱花当然不是染井吉野樱,是开在寒冷的早春的寒绯樱。春寒料峭,樱花能如此盛开,着实令人敬佩。但此时渡边所在意的重点不是樱花有多么美,而是一个古老的谚语。那就是'樱花七日'。一株樱花从开放到凋零,七日为一周期。就如同伊藤和他的相遇,是那么的短暂,樱花一般的消逝,且这一别就是阴阳两隔。”

本田菊长出一口气,将光标移到屏幕左上角按下了保存。随着这部洋洋洒洒十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完成,他的工作也总算告一段落。而此时,东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灰蓝色的天空映着浅玫瑰色的霞光,将新鲜的生机注入了室内。
本田菊打开了那扇门,尽可能小声的脱去衣物,在熟睡的王耀身边躺下。伴随着他浅浅的呼吸声,本田菊的眼皮不受控制的沉重了起来。他向王耀那边凑了凑,小声的说:“晚安。”

“同性之间的爱情必定会被人嘲笑,当初渡边敬和伊藤川表白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一千万种可能性,唯独忽略掉了这一种。他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将这一段往事远远的抛在身后。过去已经成为历史,他不可能带着永恒的悲伤向前走去。他只能做到将回忆永远铭记,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拿出来品味一番。无论如何,他和伊藤之间的羁绊是将永远存续的。他将背负着这段记忆,行至生命的末路。”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筲溪黎筝 | Powered by LOFTER